普丽

岁暮雨企划主策
奇幻写手,清浅欢脱意识流
非正经cv
常年吃土,欢迎约稿

是参的第一个本子!负责了校对排版和文案!!大家看看吧!!!

洛子西啊啊_:

【黑塔利亚-左耀中心-全年龄向同人志】
【《曙》最终宣传】
【加QQ转抽送大全套】
“当黑暗笼罩大地,谁是那撕破黑暗的光?”
一千年懵懂,两千年莽原,三千年文明开拓,四千年风雨漂泊。而当时间的指针指向了五千年的岁月,耀君,你不再孤单,让我们一起来为你庆生。
内含组合:红色/极东/好茶/丝路/ 金钱/??
预售链接:预售点这里
今日耀诞,今日光绽,今日黑夜褪去,今日有暖阳刺穿所有阴暗。
“你是我心底最初的曙光。”

校对想要吃饭(读作打游戏)请大家买一下吧!(啥)因为是一宣所以校对还没完工,我接着干活去了(x

洛子西啊啊_:

#kkkkk#
嗨喽,这里是洛子西。
这里打算连带耀诞出本子(或者说直接就是当耀诞了(不))
详细信息都在图里!
因为只是(一点儿都不正经)一宣,所以就不骚扰各位太太们惹√
是第一次出本可能会有疏漏的地方欢迎指出w

某生贺。

明天是某人的生日。明天没有手机,今天先发了。
意识流,主题是,我看到了一树迎春花。
—————
春天落在了我的肩上。
正如阳光落在了迎春花上。
还没有彻底暖起来的暖阳在花瓣间静静流淌,花树泛起金色的波光。
像夕阳西下时的千鸟河一样。
千鸟河带着未融化完全的冰屑从山谷中涌出,像是用古老的腔调吟唱着什么古老的歌谣。
而能够破解这歌谣的,只有那还未飞回的千种飞鸟。
河水盛着一道金光流向远方,游鱼吻着细浪。尘土在空气中荡漾成晶莹的一粒,飘摇着、飘摇着,飘成了河水的梦和天空的痴想。
我想起人死去时要渡过的那条河流,那是白色的一湾,白得像老去的珍珠或浑浊的水雾。“我要走了。”我记得有人这样和我说,“我要跨过那河流去,跨过那铁...

我看到壁炉的光跳起冬日的舞,两三行脚印在雪原上向远方延伸。
“我不懂得什么是诗。”
“我从未去过龙的故乡。极地的微光和冰雪的颂歌,我都未曾见过。”
他并没有看向窗外,但我分明看到那些脚印蜿蜿蜒蜒走进了他笑着的眼睛里。
“但她,她让我见到了。”
“她走了,她又回来了。从此我的世界里又有诗了。”
那是雪豹的脚印。

溯洄者降生在蓝岭之上,他说他不过只想回到最初的地方
骑士手握长剑斩开前途的渺茫,他说只要此剑未断奥里恩绝不会灭亡
寡言的少女开始了又一次的吟唱,她说负谁也不可负命运相托的彼方
千鸟从远处飞回,盘桓栖息,静水流长
紫鸢在田野吐蕾,愿君采撷,将心声递给姑娘
吟游诗人放下短笛拿起书卷,又放下书卷重归战场
少年神医选药切脉,装作不懂世态的炎凉
楚河两岸有音韵回响,黄莺之羽是最好戎装
那是北方的千年冰雪,那是冰雪下的落寞神光
那是巨龙的腐朽尸骨,那是尸骨中的新芽初放
那是遮天蔽日的阴霾,那是意毁神摧的恐慌
那是诸神的愤怒,那是行星的悲唱
黄莺落在神医肩上,楚河仍是一川星光
诗人放下心事微笑远去,多年以后终于重归了故乡
少女守住了她...

【全职高手】方明华,以及他的女儿(段子体)

·作为联盟唯一的已婚男士,有个女儿真是极好的。
·所以说有个女儿其实是私设。
·本来是自己越喜欢的作品越不会写同人,因为怕ooc。然后我妥协了。
·所以说这里是一个ooc预警。
·嘛,食用愉快~♪
·求个小红心小蓝手呗x要是有评论我就更开心了x


————————
1、
当一个爹听见自己女儿说她以后想要嫁给像爸爸一样的人,那么这个时候就是爹最高兴的时候。
至少方明华是这么认为的。
于是他戳了戳正窝在他身边看动画片的女孩子,同时飞速确认了一下女孩子的母上并不在近旁。
然后他悄悄地抛出了那个预谋已久的问题。
女孩子一下子坐起了身子并...

【秦川雪】关于酒的场合

天涯明月刀,太白内销。

好久以前产的一把糖,他叫木子青莲,@落花十三楼  家儿子;她叫白珺书,我家女儿。俩人是同门师兄妹关系,后来就,啊,好上了。
这篇文是关于酒,傻抽屉的脑洞,怪好吃的。
顺便一提傻抽屉你再玩不了天刀的话下次就要让师兄拜师妹为师了喔【不不不
祝食用愉快♪(^∇^*)
——————————
杭州是个能留得住人的地方。
大约到了早春时节,几场温润的小雨过后,草从远处慢慢绿起来了。钱塘江码头上来来往往的八荒弟子或市井商旅催着马赶着车,裹着一路风尘往城里的繁华之地去了。
他们二人离开秦川已有些时日,兜兜转转来了杭州恰赶上一派莺啼烟柳的好精致,于是在一家临江的客栈歇下了脚。等到...

【孤地 · 雾】第1章

最近在脑洞一个巨大的企划,用的是自己一个弃掉的小说的世界观,因为构架实在是很棒只是懒得写了,不想浪费就弄了个企划。

关于这个企划呢,正在完善设定们。目前地图和职业信息都完备了,一宣pv要用的歌也写好了,但是因为学业原因打算一年以后高考完有大把时间了再开始正式发布w;

企划名为《岁暮雨》,架空大陆东方魔幻风。【数族工作室】主策,【丛林声乐队】联动。不是音乐企划,联动丛林声只是因为宣传要用歌而已w,是一个写手与画手生生孩子搞搞互动的零门槛养老向(不是),目前暂定是这样啦,没人知道一年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总之请期待一下下吧w。

关于孤地,信我,第一视角真的是林慕。不要为我为什么上官若翼先出场了...

【孤地 · 雾】第0章

这个双周写了1w+字,第二章都写完了。

虽然第一章到第二章中部文风都很奇诡。但我相信大改拯救一切【突然倒地

今天更新《第0章》,又名《楔子》,个人习惯把楔子叫第0章来着。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填坑一时爽,大改火葬场。

信我。

3月18日(周六)更新《第1章》。

喜欢的话求个小红心小蓝手呗?

祝食用愉快~♪


——————————

第0章


打东南边生起来的风抱着一怀水汽,兜兜转转绕过无念海从青野上了岸。云遮住了太阳,闭了眼数到三,水月的第一场雨就这么轻轻悄悄地下来了。
不只是那一块被叫做青野的平原,北边的素羽山,南边的寂森林,还有西边的德汉大漠...

《孤地·雾》预告

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叫什么呢?
地球?人类世界?
这都没错。
然而在孤地人的眼里,我们这个世界啊,叫作繁地。
繁华而热闹的世界,大概那些数量稀少的孤地人是这样看待的吧。
孤地在哪呢?孤地是繁地的平行世界,你姑且就这么理解好了。
连接两个地方的是双地门,这样两个世界的人们就可以自由往来。
不,这么说也不全对。普通的繁地人类是无论如何也接近不了双地门的,他们啊,要靠灵能者的指引才行。
你问灵能者是什么?
哎呀,这可就不好解释了……所以我们来换个话题吧。
单柳书院,你知道的吧,就是B市的那个。听说是个名叫单柳的老先生创办的呢。
可是这个书院虽然在繁地,却好像和孤地有扯不开的关系啊。
书院里的学生们常常说,他们看到校区西北边的栅栏门后面有一棵很高大的柳树,但是那个栅栏门却从来没有打开过,门后除了那柳树就是一片荒野。
不如今天,咱们就来讲讲单柳书院的故事吧。

———————

“我的社员是人,不是只知道调查调查调查的机器。”
“我的家人……是我害死的,这是我一生都逃不脱的梦魇。”
“你自己看看你现在是什么状态,这样去竞技场,是送死吗?”
“医者仁心,但有时候医者也会起杀人之心。”
“这做法不合逻辑。”
“从始至终我都是最清醒的那个,我只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因为不这样的话,就太痛苦了。”
“不许哭!我不是好好地活着吗。”
“如果知道现在会这样,那六年前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听父王的话逃走,只留你一个。”
“姐,再表演一个魔术吧,他们可喜欢了。”

———————

嘘,你听见了吧,他们的言语?

《孤地·雾》开始连载,第三人称行文,无特殊情况双周一更。3月4日更新《楔子》。
(配图第一视角林慕,画手普丽)

【寻昼】Vaviw/.(预言歌)

http://kg.qq.com/share.html?s=GTFm7wGzHyxBiGRq
这是之前《寻昼》第0章提到的那首预言歌。
本身并不很会唱歌啦所以录了很多遍还是有气息不对的地方x就,听个大概吧x
谱子也并没有扒,是自己作曲没错但是是口头直接唱的。而且中间似乎有两次迷之转调。
以及有意找男生翻唱,因为诗人他是男子啊……
就不告诉你们中文意思,口合。

【寻昼churll Dorrion】第0章

其实很久以前就写好了,一直没有发,因为怕坑。
现在看看,没有发也依然坑着。
写文图个开心嘛,开心就好。
churll Dorrion是精灵语“寻昼”的意思。哪里的精灵语呢?我脸滚键盘的精灵语。
提到的预言歌我同时写了曲子,有兴趣的我唱给你听。
中文意思就别问了,问了我也不告诉,口合。
总之很重要就是了。
再往下写不知要什么时候了,毕竟我,还有一年半就高考了。
谨以此文献给我深爱的等待白昼森林公会,坐标龙之谷华东电信二区,本文世界观取自无冬OL。
本来公会也是要去无冬发展的然而很多人死于电脑配置。
祝食用愉快。

——————————

第0章

诗人踏着夕阳的余晖走过盖着尘土的砖路,手中斑驳厚重的诗册被染上金红色的光芒。未曾...

乐音亦人语-序

凌晨码了文。脑洞开了谁也挡不住。
这玩意儿我想写好久了,因为学音乐所以乐器简直是自己的命根子,特别是民族乐器,总有难以割舍的情怀。
然后就把自己的民族乐器私心全拟人了,他们一定一定有自己的故事,那我就来当个倾听者和记录者好了。
可以当作一个小架空来看,但是关于“我”哪一年拥有的什么乐器完全真实。
深夜躲被子里偷偷写,闷一头汗。没捉虫没修改,凑合看。
最后一句话里的珺读jùn,那名字没有特别的,就是好听好看而已。
被拟人的乐器一共五个,两支葫芦丝两只陶笛一支箫。
后续啥时候填看心情。
祝食用愉快。

——————————

《乐音亦人语》
「序」
“不,有话好说,放下那支箫!”
摞成一摞的白瓷碗盘稀里哗啦地倾倒...

【寻昼】[伊里亚德中心向]九文02·花野

最近心潮澎湃。

于是久违的更新。

九文的时间线等写完了再做整理。

大概的故事是一个逃离了奴隶命运的精灵和一个游猎民族少女之间的甜蜜故事以及寿命杀。

无冬OL游戏背景,有私设,cp伊里亚德x塔莎,bg。

食用愉快。


————————


他们一路北行,追逐着春天的脚步来到了一处陌生的原野。这里没有大片的参天古树和树后的双双温柔鹿眼,起伏的草坡向远处蔓延,不知名的花盛开遍地,一条安静的溪水七绕八绕流到看不见的地方去了。

她换下一身行者装束,张开双臂快活地转了几个圈,鹅黄色的裙摆在腰间展成泛着波浪的大圆。少女灿烂的心情绽放在阳光和暖风里,她忍不住放声大喊,...

【寻昼】伊里亚德中心向·九文01

万万没想到在跟双生聊过公会文以后那丫头爱上了伊里亚德并产生了画九图的冲动。
那我就意思意思写个九文吧(草率
伊里亚德,月精灵,@刺客 的孩子。
塔莎,人类,原创角色。
彼此是初恋的关系。
九文/九图内容均为伊里亚德x塔莎。
因为双生说九图她能产一年我就先跑文了(哦

—————

古城之所以称为古城,从来不是因为它有多么的残破不堪。徒有孑然独立着的断壁与荒石的城算不上古城,那是死城。
没有谁知道到底是什么把一座城变成了这般模样。许多巴掌宽的的缝隙在石阶上裂开,纵横交错仿佛某种植物失控疯长的根。石阶尽头的神殿塌了半边穹顶,碎裂的朱红从里面封死了大门。曾经为迎接贵宾而使用的华贵地毯泛着焦黑的颜色,乱糟糟地盖在废墟之上。...

【寻昼】等待白昼森林公会文预告01·诗人中心

我从尘埃中诞生,最终泯灭于尘埃
这世间只有两个人能清楚地唤出我的名字
可他们,一个不知所踪,一个隐匿无言
我仍像年轻时那样,从路的这一头踱到那一头
如同从天的这一边踱到那一边
我将自己看到的所有编成诗句
从前是漫天的星屑,温暖的河流,少女裙边的花瓣
现在是嘶鸣的战马,迷离的扬尘,将士手中的断剑
我曾在寂静难耐的夜晚走上空无一人的沙场
拾起偶然碰到的穿着小红袄的布偶
但我的印象里
那布偶精致的小袄本该是甚于月光的洁白
我睡过枯木与石洞,只把心中的滋味唱给乌鸦品尝
我常看到白鸽轻盈地飞向天空,荒芜的土地已然长满稻谷
但当我在晨光中坐起,笑得两行清泪
我才知道那不过是一个刻进我内心深处的旧梦
一个我早在二十七年前就该醒来的旧梦
究竟...

【甘楽中心】谁是我暗夜里的星光

旧文混更。
本来是夏风系列的番外但是现在看看那个系列究竟是什么玩意儿x
自己都看不下去。
这就是甘楽真实的背景故事,再后来,他遇到了尤菲米娅。
夏风里的所有故事都没有发生过,甘楽不认识普丽扬卡。
夏风已弃,重不重修看心情和精力。
甘楽他从神圣天堂到魔法山脊,再和尤菲米娅一起从魔法山脊回到神圣天堂。
或许还过上了他们自己的小日子。
这就是全部了。

—————

·壹·
他的要求一点都不高,只要平平淡淡过完一生就好。
但后来他知道,有的人没办法选择想要的生活。
比如自己。

·贰·
那时候的神圣天堂没有那么熙攘,他最喜欢的就是和别的孩子一起在巷子里奔跑。没人知道高高的城墙外面...

哦。

对不起了,事到如今针对你的某篇小说,我只能说,mdzz。
你从一开始就该知道公会文这种东西意味着什么,你拿着大家宝贝一般的孩子的人设就应该承担得起这种重量。大家的孩子不是让你来自娱自乐ooc严重偏题的。
文笔不好,可以。但是你不能明知自己文笔不好还抱着别人的孩子自己耍得开心。
一句话,别人的孩子,不是你想耍就耍得起来的。
你现在美名其曰改了名字,那我问问你只是改成了谐音有什么作用吗?
我给你的尤菲米娅的人设,用不用随你,但我要求不要让她在文中有任何cp。
自己的女儿女婿我一定要留着自己写。
列恩,我不给你写,无论如何,你都不要再想动列恩。
顺便,我请你改掉小说里的公会名。等待白昼森林公会的公会文,现在由我接手...

吐槽一个现象。
不是我说,写文ooc文笔不佳这种常人大概忍不了的东西我竟然是可以忍的。
毕竟水平问题可以慢慢来。
但是,你在小说里人物对话中用上颜文字,这我就有点理解不能。
这是人物实实在在的对白而不是屏幕面前键盘敲出的语句OK?
你平时说话的时候也说个颜文字出来啊?
冷漠。

10句,情话。

抱歉我不会写情书只能写点这些给你。
1.我爱森林,我站列普。一辈子。
2.我希望我们能一起走遍阿尔特里亚,然后一起消失在女神的梦境中。
3.来,把手给我,我带你去看我心里的风景。
4.去尝试任何你想尝试的事,去靠近任何你想靠近的人。
5.把相片拼凑成回忆,回忆里满满都是你。
6.幸福吗?不好意思,自从遇到你以后,我就不知道什么叫不幸福。
7.我可以对任何人好脾气,只要那个人惹到的不是你。
8.谁欺负你我就跟谁竞技场好了,杀不死他人就杀杀他时间也是好的。
9.我以为我说不出这种话,永远也说不出。
10.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爱你。

**即使以后不是情人节,这种话我也会一直说给你听。**

列恩x普丽扬卡(曜x机械)半架空30题【6-10

每天产粮都十分开心。


可能没有高甜(?)


时间线混乱。只是玩梗。


顺便感谢@苏菁 的药剂阿菁在第4题以及@某个装着水和黑兔的玻璃瓶 的圣徒伊里尔在第10题的友情出演【什么


刺刺和这两个人都给出了修改意见,感谢之至ouo


日常表达爱意@刺客 ❤


【顺便盗号的真是恶心】



——————————


*6.晚餐


华灯初上。


她推出椅子伸伸懒腰,闻到了空气中隐约的香气。


按时吃饭身体好。


于是放下手里的活,顺着走廊摸向餐厅。今天她窝在屋子里,基本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对于为何公会驻地出奇地...

列恩x普丽扬卡(曜x机械)半架空30题【1-5

登记啦cp啦好开心啊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哽咽

这个人超级好我超——爱他【←人称代词忽视性别

他已经产了两套图了我也在暗搓搓产粮呢互相投喂真是太幸福了——

本30题可看作架空也可看做非架空可看作有联系也可看作无联系主要是因为我自己写着写着都写乱了orz

1-3生人时期,4-5熟络时期。3-4意外爆肝。

他提出了很多修改建议我超——感动!

食用愉快

@刺客 爱你——!


——————————

*1.初面

她发现刚刚加入的公会有一个特别突出的优点:占地大,环境还好。

所以当她被告知新会员下午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做的时候,她选择四处逛逛。

这里她之前一次都没有...

凋亡

昨天生物课上开的脑洞。

自习课暗搓搓写了下来。

食用愉快。


————————————

他们存活在彼此的生命里。

那时候,他的心思她一清二楚,她做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因为,他就是她,她就是他。

直到某一天一股意外的力量将他们分开,他笑着揉她长长的头发,而她捂住了自己通红的脸。

他们曾经天真地以为永远不会与对方分隔两地,但事实证明那只是妄想。

“就不能多待一会儿吗?”她哭丧着脸。

“恐怕不行,这个世界就快要醒来,而我们……你知道,我们有不同的任务。”

她心里明白为了整个世界他必须这么做,但她却在以后的几百个日子中始终没能理解他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

他说,...

DN华东二等待白昼森林公会人员列表[第二版]

我是普丽,第一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我三次父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抽过去(没有

刺客:

以下为非挂名人员统计。
经历过种种事件,队伍又再次壮大起来了
谢谢没有离开的你们!希望周年庆时仍能见到你们的身影


剑圣
普丽她爹-阿尔文


剑皇
阿冷-Ronin


月之领主
小五- ●°    百花缭乱'。


狂战士
孤高-不知名武士
阿穆-鵺穆


黑暗复仇者
蘑菇-风炙


游侠
葵君-梅里艾斯


风行者
星星-风戬箭


狙翎
诗乃- ●     ...

【DN/牧法】小脑洞/一小把糖

昨天午夜跟亲友们填画手问卷填着填着就开了这么一个美丽的脑洞。
大概是有帅气的先生向自家大女儿示好然后大女儿的独白一类的吧。
大女儿有一个特别特别好的爱她的人,真的。
而大女儿也爱他。
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因为一句假假的表白就跑走了呢(摇头
【以及我好想吐槽一个写手暗搓搓肝起了画手问卷明明画根本不能看】

-----
先生,您喜欢我我真的很开心,但我恐怕不能答应您,因为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
我所喜欢的那个人他真的很优秀,他待我很好。从那个最初的寒冷地方一路走来,慢慢地,我发现我的心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了。
或许,大家看到的我时常是孤身一人,时常是穿着最普通的衣服戴着最普通的首饰。于是有人开始猜测他并不是真的将我放在心上...

【夏风拂来 山栀盛开】第五章 · 验

第五章 · 验

距离普丽从霜风地区回来已经过去两天又四个小时了。

而此时我们肩负着重大使命的普丽扬卡·艾墨森小姐正百无聊赖地坐在旅馆窗前,一脸郁闷。

不是加农炮的问题,它现在正老老实实地待在普丽的床上。铁匠宝林相当仔细地做了强化和改造,灯芯草也派上了用场。铁制的炮身闪着逼人的寒光,恐怕再也没有比这更让人不寒而栗的武器了。

也不是任务的问题,赏金已经到手了。辛西娅嘴上挑着她的毛病,手上直接给了她一个钱袋,后来普丽数了数,大概有五六十个银币。不仅如此,辛西娅还帮她把胳膊上的伤治好了。

但这都不是她真正关心的问题。她真正想知道的是什么时候签发...

【夏风拂来 山栀盛开】第四章 · 遇

第四章 · 遇

普丽深吸一口气,紧握卡巴拉走上了雪霜坡道,坡道左边就是霜风峡谷。

出乎意料的,峡谷里很寂静,并没有魔物肆虐的景象。普丽谨慎地走在峡谷中,这种骇人的安静,还不如一波魔物从面前袭来来得舒服一些。

不知道走了多久,可能到了峡谷深处,普丽听到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便停下脚步竖起耳朵听着声音的方向。

北面。

普丽快速地对准右手边的饿草丛开了一炮,能量弹将一只小妖精炸了出来。就在这时,四面八方都响起了号角声。

都出来吧。

妖精和猎犬一拥而上,普丽的炮弹一发接一发,但是造成的伤害并不致命,倒下的魔物又爬起来继续进攻。

普丽的手摸到了汽油弹。她...

【七夕粮】【圣灵】静 夜

说好的七夕粮w

很少见地洒满了一碗糖真的不吃嘛w

食用愉快w


——————————————————————

静   夜

阴森的丛林路。

不知道命名的人抱着怎样的心理给这个地方冠上了这样的名字。

这是一条去往黑山密林的必经之路,而且由于魔物泛滥和环境污染等原因,变成了不毛之地。途中甚至会有未被完全拔除的魔物据点,比如,那曾经美丽的玛丽莎泉。

枯枝败叶散落了一地,毫无任何生命的迹象,哪怕只是一只可怜的甲虫。日光无法驱散终日笼罩在这里的紫雾,也无法驱散从后背升腾而起的凉意。

如果不是征兵,尤菲米娅绝对不会到这种地方来。

她集中精神把法杖的微光弄得...

【夏风拂来 山栀盛开】第三章 · 令

第三章 · 

一觉醒来天色朦胧。

普丽从床上坐起,揉揉惺忪的睡眼,呆呆地看向窗外。

太阳还没有升起来,天边的云翳也镀着微亮的边儿。晨风轻轻地撩动窗帘,钻进屋子抚在普丽的脸上,拾起鬓角的发丝。风里夹着清凉的冰雪的气息,还有早起的鸟儿不时的啁啾。

村庄那头锤子与铁板碰撞的声音在寂静的清晨传得很远,那红热的部件淬火回火的声音也清晰可闻。

去找那个可恶的铁匠。

这是普丽清醒过来后想到的第一件事。

女神保佑他别把我的炮拆了。

随后便是这种充满危险的祝福。

普丽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发,惊讶地发现睡了一觉头发竟然还没散。不过也幸好是这样,谁让她……不,...

【夏风拂来 山栀盛开】第二章 · 归

第二章 · 

雪又下起来了,粉妆玉砌般的。这么看起来,这个地方的雪似乎就没有停过,也没有化过,新雪落在旧雪上,然后一起睡过与其他三季没什么区别的冬天。

漫天飞雪,迷离了双眼。但在那山坳处,隐约可见一个村落,村落两边的幡旗直插云端。于是普丽加快了脚步,荒山野岭,总是要找一个落脚的地方才好。

通讯器被从耳边拿下来,又是一声轻轻的叹息。这个动作普丽已经重复了无数次,可是,联系不上,完全联系不上。是因为这里没有信号么?还是被摔坏了?她不知道。一次次的尝试只不过是不愿接受事实的无谓努力罢了。毕竟,一个小女孩子,独自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地方,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唯...

© 普丽 | Powered by LOFTER